中经搜索

全通教育3个季度亏1739万 陈炽昌减持大业难以为继

2019-11-11 11:37:26

首先,小股东退出了他们的高位,然后大股东尽力逃脱。上市以来,全通教育(300359.sz)的股东和小股东不遗余力地减持和套现。然而,随着收购吴晓波频道的失败和第三季度报告的结果不佳,这样的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,裁员的伟大事业是不可持续的。

9月27日晚,全通教育宣布,公司董事会决定终止收购“吴晓波频道”母公司杭州八九岭文化创意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八九岭”)96%的股权。

10月11日晚,全通教育率先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。报告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全纳教育实现收入4.47亿元,同比下降3.5%。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-1739.38万元,同比下降392.28%。

"目前,公司运营正常,一切都以公告为准."10月14日,泉通教育证券部相关人员对《时代周刊》记者表示。

疯狂减少

2013年12月31日,泉通教育首次公开募股上市。2015年,全通教育的少数股东开始减持股份,当时该公司的股价恰好处于历史高点。

2015年5月,北京中泽佳梦投资中心(以下简称“中泽佳梦”)作为全通教育首次公开发行前的股东,持有公司3.71%的股份,宣布将开始减持。通过2015年6月至8月的减持,株洲建设出售了其全部无条件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的1.14%。

2016年2月至3月,在剩余股份解除销售限制后,中证联盟快速控制的公司2.17%的股份在短短一个月内全部减持。

其他少数股东紧随其后。从2016年3月底到4月底,也是公司首次上市前持有公司5%以上股份的股东广东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,选择减持公司2.33%的股份。

另一方面,大股东也在蠢蠢欲动。

2017年2月,全通教育控股股东兼实际控制人陈志昌宣布,他计划在2月至8月间减持股份。与此同时,控股股东兼实际控制人林潇雅也宣布,他计划在2月至8月间减持股份。

陈志昌和林潇雅是夫妻,形成了一致的行动。当时,在减持之前,他们总共持有公司36.53%的股份。根据2017年2月的公告,两家公司通过大规模交易减持了泉通教育2.52%的股份。

因为这次降价,陈志昌和林潇雅受到了证监局的处罚。除了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外,两人还有一个“徐某”账户,由陈志昌和林萧雅共同控制,资金主要由陈志昌和林萧雅提供。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对陈志昌和林潇雅发出警告,并对他们处以60万元罚款,因为他们隐瞒关系,涉嫌违反信息披露法律法规。

然而,这并不妨碍陈和林减少他们的现金持有量。

2018年3月,陈志昌宣布,他计划在3月至6月期间减持公司股份。根据公告,在这一轮减持中,该公司共出售了1.15%的股份。

2018年5月,陈志昌宣布了新一轮减排计划。根据公告,大约在2018年6月底,陈志昌减持了公司1.13%的股份。

此次降价期结束后,陈志昌继续销售,并于2018年9月宣布新的降价计划。然而,这一轮削减的变化超出了预期。

根据公司2018年12月底的公告,从9月底至12月底,陈志昌没有通过集中招标或大宗交易进行任何减持。然而,陈志昌找到了一个更有效的方法来减持股份。

2018年12月26日,泉通教育宣布收到陈志昌的“提前终止减排计划通知书”,陈志昌宣布提前终止本轮减排计划。

同期,陈驰昌宣布与中山教育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山教育科技有限公司”)完成股份转让登记手续。在这笔交易中,陈志昌一次性将全通教育5.18%的股权转让给中山教育研究院。转让完成后,中山科教成为公司的第三大股东。

“虽然有关方面充分利用了这些规章制度,但从道德角度来看,以及作为上市公司对市场造成的心理影响,有些行为是不可指责的。”10月14日,深圳体信资本的管理合伙人陈旭告诉《时代周刊》。

根本性恶化

自2015年6月以来,陈志昌和几位高管减持了10多次,累计现金流超过8.6亿元。此外,相关人员还通过股权质押提取了大量资金。根据公告,截至2019年2月15日,仅陈志昌就质押了其98%的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的24%。

也许他尝到了与中山教育科学学院交易的好处。进入2019年,陈志昌找到了减持的新方法。

“由于各种监管限制,通过正常手段,在3个月内只能减少1%左右。2018年,陈志昌分几轮减持,但收效甚微,不如重组或协议转让快。”深圳一家私募股权基金的负责人张航(化名)告诉《时代周刊》。

2019年3月18日,泉通教育暂停交易,宣布计划通过发行股票购买吴晓波八九岭96%的股份。同时,计划筹集配套资金,相关资产价值15亿元。相应地,交易对手的履约承诺是扣除2019年、2020年和2021年实现的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不低于3.6亿元。

然而,六个月后,9月27日晚,泉通教育发布了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计划的通知,并决定终止收购吴晓波八九岭96%的股份。

然而,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正在加速恶化,留给陈池昌的周转时间和空间很少。

根据全通教育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,2019年前三季度,公司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-1739万元,同比下降392%;营业总收入4.47亿元,同比下降3.5%。

商业也变得越来越困难。2019年前三季度,全纳教育业务的净现金流为-4532万元,较去年同期严重恶化。总资产也下降了7.24%,至20亿元左右。

2015年前后,全通教育的股价一度超过贵州茅台,成为市值535亿元的a股之王。然而,截至10月14日,这一数字已降至35.52亿元。

事实上,在2019年中期报告期内,由于报告期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最大,泉通教育将成为其业绩的“变脸王”。2019年上半年,该公司净利润下降了9,264.53%,是所有盈利亏损公司中最引人注目的。

(责任编辑:王晨曦)

福建十一选五 高频彩app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

上一篇:上市公司明日停复牌(10.15)

下一篇:回“娘家”话党恩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starleg.com 金市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